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入庫時間
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妻全文免費閱讀完結版筆
狠狠地推了她一把,她的額頭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麵上。雲傾睜開眼睛,視線被一片迷-離的紅占據,那些鮮紅妖嬈的顏色,激起了她體內某種幽暗狠戾的氣息。耳邊傳來男人憤怒的咆哮,帶著蝕骨的恨意,“雲傾,你怎麼不去死?!”然後是女人驚惶的怒罵聲,“阿承,你瘋了!你們這群廢物還愣著乾什麼?還不趕緊拉開少爺!”兩個保鏢衝過來,強硬地拉開了揪著雲傾頭髮的男人。一箇中年貴婦跑過來,將雲傾纖弱的身體扶了起來,心驚膽顫地看著她滿頭滿臉的血,“傾傾,你還好吧?”雲傾強撐著即將潰散的神智,清冷烏黑的眼眸掃過四周,下一秒鐘,
最新更新: 第3329章
當一個獨自美麗的極品後孃
2 當一個獨自美麗的極品後孃 作者:桃子酒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許念、張桂香,本書正在編寫中,原書名:《重回七零成為三好後媽》,作品簡介:一覺醒來,身處七零年代,原主是帶著三個反派萌娃的惡毒後孃。在這個物資匱乏缺衣少食的年代,原主居然還惡毒的起來,不好好努力奮鬥賺錢養家,還想什麼有的冇的。從此許念開始洗心革麵,努力賺錢,意外啟用隨身空間,她離首富又近了一步。
厲爺嬌妻野又撩
3 厲爺嬌妻野又撩 作者:溫寧寧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厲爺嬌妻太會撩!》,小說主要故事情節為:溫寧被繼妹和未婚夫聯手綁架,她在逃跑的途中,失身給陌生男人,還懷上了孩子。她想找渣男惡女報仇,結果孩子的父親找上門來。嫁給他,渣他來虐,仇他來報,他還要跟她生三胎?這是什麼鬼畜劇情!溫寧決定先看一看神秘男人的廬山真麵目,讓他摘下麵具。哪成想,男人居然是她的死對頭——厲北琛。她是嫁?還是不嫁?
孃親父王等你很久了
4 孃親父王等你很久了 作者:葉流光 分類: 仙俠 0 人在讀
異界穿越,薑青沅奪舍重生,對方主動讓的。原主真是個傻姑娘,就算她死了,也冇人念著她的好。她可不是原主,打臉渣男,手撕惡女纔是王道。出了這個門,就彆再回來?薑青沅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不就是當個棄妃嗎?獨自美麗它不香嗎?哪成想,她剛邁出大門,就遇上小包子認孃親,王爺認王妃,額……他們真冇認錯人嗎?
我不像你這麼薄情
5 我不像你這麼薄情 作者:不知酒濃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《纏綿》,內容梗概:心無所依,住在哪裡都是一樣的!周綿是個冇有遠大理想的人,命運不公,多少人都質問過老天爺,可她隻想在自己所剩無幾的日子中,肆意的放縱解脫自己。絕望到想要輕生時,周綿接到了鐘屹的電話,從此她人生開始有了第一個追求!
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妻全文免費閱讀完結版筆
狠狠地推了她一把,她的額頭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麵上。雲傾睜開眼睛,視線被一片迷-離的紅占據,那些鮮紅妖嬈的顏色,激起了她體內某種幽暗狠戾的氣息。耳邊傳來男人憤怒的咆哮,帶著蝕骨的恨意,“雲傾,你怎麼不去死?!”然後是女人驚惶的怒罵聲,“阿承,你瘋了!你們這群廢物還愣著乾什麼?還不趕緊拉開少爺!”兩個保鏢衝過來,強硬地拉開了揪著雲傾頭髮的男人。一箇中年貴婦跑過來,將雲傾纖弱的身體扶了起來,心驚膽顫地看著她滿頭滿臉的血,“傾傾,你還好吧?”雲傾強撐著即將潰散的神智,清冷烏黑的眼眸掃過四周,下一秒鐘,
最新更新: 第3329章
薑穗上網課的第一天
7 薑穗上網課的第一天 作者:將爾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《薑穗上網課的第一天》是作者將爾最新創作的小說,薑穗裴止是《薑穗上網課的第一天》的主角,精彩內容不容錯過。裴止有時很閒,想跟她說幾句話,結論薑穗背對他,入睡昏天暗地,。她來時按捺不住,走的時候興致缺缺,還總是冇吃飽的樣子,要她滾她一秒都不肯留。說喜歡兩字,真的是抬舉她了。
紈絝太子爺
8 紈絝太子爺 作者:若徐塵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《紈絝太子爺》的主角是殷商,給大家帶來的紈絝太子爺是若徐塵傾心所創的一本穿越曆史小說,紈絝太子爺殷商小說全章節試讀:他的手掌沿著殷漣的臉頰滑到了衣襟處。撕拉——瞬間,殷漣衣襟處被扯掉了幾個扣結,露出白皙若蝶的鎖骨!這在大商就是放蕩!殷漣連忙捂住胸口,“禽獸!”殷商不以為意,“你知道本太子是什麼人就好!所以,你最好離太子妃遠點!”
美人劫花叢書
9 美人劫花叢書 作者:風鬨 分類: 仙俠 0 人在讀
花叢書秦文牧《美人劫》是由大神作者風鬨寫的一本爆款小說,花叢書秦文牧小說精彩節選:秦文牧眼光一沉,“朕不容易扔下你。”花叢書仰頭看著她,還不給他們多言幾句,那群人殺了過來。這些人明顯是對著秦文牧而成,她們都知道花叢書不大好惹,因此調虎離山。
逍遙小神醫楊小寶
10 逍遙小神醫楊小寶 作者:一秋江雨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楊小寶蘇桂花小說叫《逍遙小神醫》,作者是一秋江雨,為您提供逍遙小神醫小說完本閱讀。逍遙小神醫小說主要講述了:楊小寶詫問說話,疑惑地望瞭望王可兒。“誰告知這也是藥了?這種...全是糖塊,你以後每日從早到晚還記得各吃一次,每次吃兩塊就行!”話至這裡,王可兒略微緩了緩氣,再道:“等著我下一次放假了回家,再給你帶。”